當前位置: 首頁 » 行業資訊 » 名家觀點 » 正文

合肥印刷企業家取經江浙記

發布日期:2019-06-28  來源:海達廣告  作者:王德明
分享到:
核心提示:為開闊視野、學習經驗、加強合作,合肥市14 位各具從業特色的印企及相關單位的代表專程赴寶南和英厚參觀考察
唐代大詩人白居易早有感言:“江南好,能不憶江南”。
 
今日江南不僅風光旖旎,更有強企造福社會。無錫寶南機器制造有限公司和平湖英厚機械有限公司,便是助力印刷的好伙伴。
 
為開闊視野、學習經驗、加強合作,合肥市14 位各具從業特色的印企及相關單位的代表專程赴寶南和英厚參觀考察,她(他)們是:
 
合肥遠東印務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宋廣美夫婦。25 年前,宋廣美接手瀕臨倒閉的村辦遠東印刷廠,勵精圖治,改革改制,以德治廠,忠厚傳家,推動企業迅速成長,許多骨干跟隨至今;聯手百年名校北師大出版集團后,實行緊密型合作,精心印制教材與圖書,加快技改和設備更新,產能雄居皖地前列,質量獲得“中國出版政府獎印刷復制獎”和“中華印制大獎”銅獎。宋總被公認為安徽女印刷企業家的代表;本次參觀由她發起。
合肥市華豐印務有限公司原總經理李方田。李方田富有堅定的革命意志和強勁的吃苦精神,帶領職工不懈奮斗,將原為國營小廠的長豐縣印刷廠,發展成集書刊、煙標、包裝于一體的民營綜合性印刷企業。通過出讓股權,加盟安徽出版集團,使生產經營規模再上臺階。她退休后,經集團批準,其子景波接任公司總經理。
 
合肥華星印刷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庾萍。庾萍辭職下海于原安徽繁昌縣印刷廠興旺之時,獨自到省城創業,一張白紙畫出最美的圖畫。金融危機肆虐期間,她逆勢而上,大膽引進高寶利必達105 印刷機,為廣占書刊印刷市場夯實了基礎,并嚴抓質量管理,捧回“中華印制大獎”銀獎。
 
安徽國文彩印有限公司總經理聞霞。其母是老合肥有名的“板車大嫂”,靠拉板車撐起了一個家。聞霞視母親為榜樣,艱苦奮斗,堅守誠信,克勤克儉,把公司帶入良性循環,新舊廠區都在發揮作用,“國文”名聲鵲起。
 
壽春印刷有限公司總經理縱瑞明夫婦。來自皖北蕭縣農村的縱瑞明,耳濡目染漢高祖劉邦避難之處的皇藏峪文化,起步石印,刻苦鉆研印刷技術,引導公司專注精品包裝,實現了“好包裝,壽春做”;積極為繁榮中國書畫建言獻策,受到郭公達、陶天月等大師稱贊,當選安徽省旅游文化藝術協會副會長。
合肥永青印務有限公司總經理陸暘。陸暘受其岳母、公司董事長毛迎冬委派參加參觀。毛迎冬克服丈夫突然病故的悲痛,繼承遺愿,傳承印刷;添設備、遷新址、換新貌,現已將企業做成全省教輔印制主力廠家。
 
合肥創新印務有限公司總經理李玲。李玲遭遇過辦廠和家庭的多種坎坷,但始終不肯停下前進的腳步,經過反復磨煉,終于踏上坦途。
 
合肥現代印務有限公司總經理王瓊。王瓊身為印刷二代,充滿工作熱情,與兄嫂合力經營企業,以優異產品和周到服務,贏得出版社好評。
 
合肥堡蘭印刷物資有限公司總經理蔡有祥。蔡有祥投身印刷物資業多年,經驗豐富,辦事認真負責。本次參觀由他承辦。
 
安徽海達廣告有限公司總經理徐敏、印刷部經理何賢霞。她倆服務印刷業15 年癡心不改,計劃與實施同做,紙媒與網媒并舉,為行業提供信息總匯,搭建展示平臺。本次參觀由其具體組織。
 
最后還有筆者,以原安徽省新聞出版局印刷復制管理處和安徽省印刷協會前成員的身份,有幸受邀一同參觀。

合肥印刷企業家取經江浙記
合肥市印刷企業家在寶南公司會議室聽取該企設備制造情況介紹
 
東道主高度重視合肥印企來訪,寶南機器董事長張寶南先生攜愛婿、公司總經理余焱,英厚機械董事長李鳳良先生攜愛子、公司總經理李昂,親自出面接待并參加座談;兩司的副總朱偉、何軍自始至終作陪,重量級人物悉數登場。
 
通過參觀,兩家東道主之輝煌盡收眼底:
 
寶南機器,輪轉印刷機專家。公司在新吳區錫甘路138 號和錫義路76 號擁有大面積廠房,總資產已達5 億元,是國家級高新技術企業和無錫市規模最大的私營獨資企業。總部占地15 萬平米。辦公樓色調柔和,布置講究,陳設高雅,掩映于綠蔭之中,象一幢別墅。老廠房專做總裝車間。該司的扛鼎之作,是各種規格的無軸傳動塔式輪轉膠印機和無軸傳動卷筒紙書刊印刷機。報輪整機出口日本、俄羅斯和中東地區,有超過400多個塔在各地運轉,被證明穩定可靠。書輪廣銷全國各省市新華類印廠和上規模書刊印企,顯示出高效能和超短作業準備的巨大威力。安徽新華印刷股份有限公司連上其3 臺書刊輪轉印刷機,現已投產。合肥遠東印務有限責任公司定購其1 臺帶商務功能的書刊印刷機,將于6 月到貨。寶南還在泰國曼谷成功開辦票據印刷廠,融入“一帶一路”洪流。

合肥印刷企業家取經江浙記
合肥印刷企業家在英厚會議室聽取該司總經理李昂(站立著)介紹經驗
 
英厚機械(BindEX),印后解決方案集成供應商。公司也是國家級高新技術企業,2013年遷至場地寬闊、條件更好的平湖市黃姑大道現址。老廠區待機處置。該司運用沃倫貝格先進技術,精心制做膠裝機和三面刀,具有速度快、精度高、穩定性強、耐用時間久等優點,非常適宜高端書刊印企需求。鶴山雅圖仕公司共有15臺英厚產三面刀,現已成為亞洲規模最大的印企之一。注冊資本為5.66億港元的深圳鴻興公司引進2臺英厚三面刀,年銷售收入持續在10億元以上。英厚每年產三面切書機40臺,全部售磬。膠裝機加三面刀,即組成膠裝聯動線。合肥遠東印務公司定購英厚膠裝聯動線一條半線,使印后產能如虎添翼。英厚榮獲“印后設備十大領軍品牌”“轉型升級十佳企業”等榮譽稱號。

合肥印刷企業家取經江浙記
參觀團人員與寶南公司創始人張寶南先生(居中者)在總裝車間合影
萬事興衰皆有因,探明緣由始可為。兩東道主之所以崛起華夏,盡顯神奇,我認為是“6 個有”在發揮作用:
 
有領袖
 
寶南的創始人張寶南,畢業于無錫輕工學院機械系,專心技術研發,熱衷實業報國,毅然放棄“一杯茶水一支煙,一張報紙看半天”的原機關生活,于1991年創辦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機器制造廠。他的創業經歷,充滿了傳奇色彩,就是一篇生動的報告文學。因下海先、辦廠早,江蘇省召開非公經濟工作會,他是唯一參會的民營企業家,其余都是各市書記、市長。他從電腦表格機做起,密切關注市場風云變化,迅速轉產電腦票據機,順利拿到當時數額驚人的鐵道部1.9億元大單,掙得了第一桶金。他重視知識產權,培養建立了300多人的優秀技術和管理團隊,研發中心有5個研發部,長期從事研發人員68人。他親自帶領這支隊伍創新研發,攻占高速輪轉機和折頁機技術前沿,在全國率先推出無軸傳動塔式輪轉膠印機、無軸傳動卷筒紙書刊印刷機、無軸傳動高速折頁機和商務票證輪轉印刷機等系列先進設備,取得創造性發明專利和實用型專利100多項,在輪轉機制造領域獨領風騷,遙遙走在前頭。張寶南投資謹慎,穩扎穩打,務求實效,不做虧本生意,經營狀態如無錫諺語“小雞叨豆米,顆顆進肚里”,使積累不斷增加。他的公司長期無貸款、無欠債,所有開支包括新老廠區建設等巨大花費,全是憑自有資金。企業資產質量如此優異,實屬罕見。張寶南的體會是:“每一個成功者都有一個開始,勇于開始,才能找到成功的路”。
 
英厚的創始人李鳳良,16歲就到英厚最早的前身平湖縣黃姑鎮陸沼村五金廠做工,25歲擔任廠長。農家出身的他,毫無“三十畝地一頭牛,老婆孩子熱炕頭”的小富即安思想,清醒地認識到,本廠缺的不是吃苦耐勞精神而是技術力量支持,遂主動牽手上海釘書機廠,成為其平湖聯營廠;當上海釘書機廠與美國晨興集團合資興建上海紫光機械設備有限公司后,又改為紫光平湖分公司,屢番不失時機,從而確立了印后設備的市場定位,獲得了上海廠厚實的技術援助,奠定了本企蓬勃發展的基礎。他親自取“印后”兩字的諧音,賦以“做事要英明一點,做人要厚道一點”之意,命名本企為英厚。現今紫光雖逝,紫光的聯營體仍存,仿如“萬里長城今猶在,不見當年秦始皇”。他深黯技術培訓之要,每年兩次安排各地英厚設備的操作者來廠集中培訓。我們到平湖那天,正值2019年度上半年膠裝線培訓班結業,見到了合肥華云印務有限責任公司參訓機長史小飛,彼此倍感親切。李鳳良還招賢納士,設位用過陳基軍、曹立華等業界精英。
 
有創新
 
寶南的創新成果,突出體現在輪轉機的無軸傳動式功能上。無軸傳動取代有軸傳動,是機械傳動技術的革命性轉變,堪稱新舊兩重天。無軸傳動式膠輪,以光纖為傳動架構。塔式輪轉膠印機采用博世力士樂無軸驅動系統,保證設備高速、穩定地運行。卷筒紙書刊印刷機采用西門子無軸驅動系統,縮短作業準備時間,減少廢紙軟件。光纖傳動不僅能消除有軸傳動造成的嚴重噪音,更能使印刷精度顯著提高,改變了輪轉印刷質量不及平版印刷的歷史。特別是,一旦當印刷發生質量缺陷,通過光纖傳動,可使在高速行進中的印刷頁面速回零位,很快將瑕疵找出,紙耗不超過60張,而有軸傳動的紙檢消耗則是它的14倍。無軸傳動式書刊印刷機無工具夾緊裝置,可從容實施由8開、16開、32開等常規幅面變為24開等畸形幅面的印版轉換。
 
英厚在國內率先推出10個書夾的膠裝聯動線,繼而又增加到12和13個書夾;并于國內首創塔式輸送帶,有效減少設備占地面積;書夾運行導軌采用高耐磨球墨鑄件;確保一小時膠裝超過萬本,成為目前國內速度最快的聯動線。三面刀機身采用鑄鐵底座和高密度鋼板,牢固程度大大提高。為符合綠色印刷要求,達到全自動化程度,英厚與意大利牛邦、香港詠富公司合資成立了平湖牛邦機械有限公司,推出了自動化程度更高、無污染、無噪音的PUR智能膠訂機,再次成為國內首創。該機還呈現體積小、操作簡、外表美等多種優勢,讓人看了愛不釋手。英厚設備的外表一律采用噴塑裝飾,既美觀、無味,又光滑、耐久,較之傳統的油漆粉刷,也是一種創新。
 
有憂患
 
寶南最初是在小滾筒塔式輪轉機上運用無軸傳動技術的,這種機型適宜中小批量報紙的印刷,銷售火爆。代印《新安晚報》的合肥安博印務有限公司,就是諸多興沖沖購買寶南YPT787無軸傳動塔式輪轉膠印機的廠家之一。我首次得知無錫寶南的名字和無軸傳動技術,也是出自該司法定代表人王華鵬之口。在眾人叫好的形勢下,寶南卻俏俏開始了無軸傳動式書刊印刷機的研制,銷售面向大中型書刊印刷廠。寶南的決策層認為:“天有不測風云,人有旦夕禍福”。無軸報輪今天賣得好,不等于永遠會好,應開發無軸書輪以備不時之需。事實不幸被言中,由于多種原因,中國的報紙(無論有無CN號),訂數均大幅下滑,有些報紙干脆被關停并轉。報紙承印廠難以為繼,報輪銷售隨之遇冷。而寶南因有無軸書輪跟上,“西方不亮東方亮,黑了南方有北方”,銷售局面方興未艾。
 
英厚懂得“人無遠慮必有近憂”之理,早在書刊遭受智能手機嚴重沖擊之前,就與日本袋王合資,開辟紙質手提袋制袋機的生產,迅速得到市場認可。制袋機受到諸多客戶青睞,在包裝領域大顯身手。
 
有眼光
 
寶南不坐井觀天,而是登高望遠,與國際頂尖的報輪生產商日本TKS株式會社東京機械制作所密切合作,通過這條渠道,把刻有“中國·寶南”品牌的報輪,整機銷往日本和世界各地。TKS問世已有145年,服務報業出神入化。日本報業興旺發達,五大報紙尤其火爆;其中,《朝日新聞》有140年歷史,早、晚報每天發行數達到1225萬份;《每日新聞》誕生于197年前,日發行量為550萬份。龐大報群需龐大報輪匹配,TKS無力獨家承擔,正好由寶南拾遺補缺。出于成本計,TKS只做時效為20萬份報紙的幾層樓高的巨無霸式報輪,而將時效印報6.5萬和4.5萬份的中小型報輪交給寶南制作,并代理全部營銷事宜。寶南只管生產,其他事無需操心,由此將中國制造的影響推廣出去,創造了顯著的社會和經濟效益。
 
有風度
 
有朋自遠方來,交班已8年的張寶南先生穿上西服,于公司樓前迎候。他講話不緊不慢,認真聽別人發言,決不插嘴或打斷。座談會結束,赴老廠參觀,他邀我同乘寶馬,車的椅背上有電視顯示屏。路上,他講了個人經歷、對市場經濟認識及光纖糾疵的原理等,令我解惑非淺。晚餐時,看出張老絕非嗜酒之人,但出于禮貌,他仍以紅酒待客,別人敬酒他都喝干并逐個回敬。席間,他對我又是有問必答,談了許多讓我感興趣的情況,成了一次有意義的工作餐。餐后,他囑屬下陪客游覽古運河,再與來賓逐一握手話別。
 
李鳳良先生親和力也很強,善與旁者溝通,談吐不俗。今年還不到花甲的他,諸事已讓總經理李昂走到臺前。李昂個頭高高,梳著整齊的頭發,一副鏡片里射出睿智的光芒。他舉止得體,說話微笑開口,待人彬彬有禮;留學深造屆滿,謝絕美國公司優厚待遇,執意回平湖效力。他兩度回國后的頭次出差,都是到合肥。一次帶一位老外參加由我主持的信息發布會,一次洽談于華云和遠東兩廠;給安徽同仁留下良好印象。風度隨形于人,舉手投足均可體現。“談笑皆鴻儒,往來無白丁”,新時代的經營者更需有風度相襯。
 
有地利
 
地利是有利條件,但根據掌握者不同,有生效與否之別。
 
當年,南宋小朝廷依長江之險,偏安一隅;未料元世祖忽必烈騎兵繞道大西南,向東奔襲數千里,突降臨安(今杭州)城下,迫使宰相陸秀夫身背8歲小皇帝跳海自盡。此乃地利失效范例。同樣,希特勒發動閃電戰,橫掃歐洲,只因英吉利海峽阻隔而未能占領英國。這是地利生效范例。
 
無錫左臨京杭大運河,右靠太湖,交通便捷,魚米之鄉;這樣的地理位置造就了區域的富庶和人氣的飆升,使開拓發展成為當地主流。正是因為具有這種主流思想,寶南銷售副總朱偉成功敲開了全國省級新華印企的大門。中國印刷及設備器材工業協會書刊專業委員會是由全國省級新華印刷廠負責人組成的民間組織,他們常在一起分析印刷形勢,討論設備問題。經董事長同意,朱偉報名參加了2012年度的書刊專業委員會活動,贊助3萬元,講了10分鐘。結果,省級新華印企的老總們開始把關注點投向無軸傳動式書刊印刷機,經過實地考察后感覺甚好,果斷買進。安徽新華連上3臺寶南印刷機的決心,也是來自江西新華等兄弟省廠的積極推薦。很長時間里,中國出版印刷的業態是,北書南印,北機南用。現在發生了巨大轉變,轉折點可以說就是2012年的書刊專業委員會活動。抵無錫當晚,我們看了古運河夜景。那歪歪屋、石拱橋等古建筑保存完好,橋洞壁上的涂鴨畫神采飛揚,茶樓酒肆,燈籠高掛;人頭攢動,絲竹聲聲;儼然是一幅現實版的《清明上河圖》。翌日上午,又觀了太湖黿頭渚景區。它是坐落在太湖西北岸無錫境內的一個半島,從這里看太湖確實勝過別處,煙波浩渺,霧罩白帆,水天一色。難怪中國科學院首任院長郭沫若老先生潑墨:“太湖佳絕處,畢竟在黿頭”。
 
平湖市位于杭州灣與東海交匯處,山清水秀,距上海僅一個半小時車程,堪稱滬地后花園。上海人度假或購買農副產品,往往首選平湖。當初上海訂書機廠及上海紫光愿與英厚結成伙伴關系,可能也有看中此地段的因素。現在,這個位于全國百強縣靠前位置的縣級市,更有條件開展國內國際交流。寬敞整潔的市容下,擁有五星級酒店數個,高檔度假村多處。夜晚的東湖微風拂許,肅然雅靜;湖心弘一法師紀念館與湖畔施奇烈士雕塑交相輝映。市郊有座海島,取名外蒲山,海拔42米,自古是乍浦門戶,佛門圣地,山上有小普陀觀音禪院和梵音洞、文濤亭、美人魚、雙龜聽經等景點。我們沿著路牌尋找美人魚,卻不見蹤跡。有人道出了緣由:“美人魚嫁人啦”!從陸地到海島,必須經過一座跨海橋。橋是斜拉橋,沒有橋墩,橋體釘在兩頭的巖石上,橋面是用鋼絲網鋪成,兩邊用鋼繩圍住。人在上面晃晃悠悠,能看到下面海浪洶涌,奔流喘急,確實有些膽戰心驚。不過,我們還是從橋上過來了。我邊走邊想,正由于平湖有這么一個從陸地到海島的最短間距,從而建起了這座跨海橋。人們再不用辛苦劃船登島。地利存在,切莫荒廢,如英厚。
 
我們的江浙行,學到了經驗、加深了友誼、促進了合作,是一次取經之旅、交流之旅、團結之旅。“甜蜜的夢啊誰都不會錯過,終于迎來今天這歡聚的時刻”。那古運河畔的流連,東湖邊上的漫步,太湖景區的合影,至今歷歷在目。
 
曹操說:“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而這樣跨越省份、行業、單位和性別的歡聚又能有幾何?它值得我們留下文字、圖片和回憶。
 
珍惜吧,人生寶貴的時光;
 
努力吧,創造美好的明天!
 
 
[ 行業資訊搜索 ]  [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熱門推薦
《海達廣告》電子期刊
安徽省知名印刷企業專訪
推薦行業資訊
點擊排行
 
返回頂部
单双中特(布绮梅)